当奥匈帝国时,在帝国生活的德意志人在1918年11月成立了“德意志奥地利国”,希望把奥匈帝国的奥地利部分中德意志人占多数的地区整合组成一个新国家。但是,协约国早就和捷克人的者一起决定了波希米亚的命运。

  1918年5月30日,捷克和斯洛伐克人代表在美国的签署了《宣言》,宣布捷克人和斯洛伐克人将共同组成一个国家,斯洛伐克人可以在这个新国家内得到保持自己语言和自治的,拥有自己的、议会和司法体系。

  这个捷克斯洛伐克民族委员会在6月得到了法国的承认,7月得到了美国的承认,8月得到了英国的承认。这就宣告了协约国对捷克斯洛伐克国家命运的承认。10月14日,捷克斯洛伐克临时成立,10月18日还在发表了捷克斯洛伐克的《宣言》。与随着奥匈帝国战败而诞生的德意志奥地利国、匈牙利国相比,这个捷克斯洛伐克国的地位有着本质区别,它是协约国的国之一。奥地利和匈牙利尽管也是的产物,但却依然被协约国视为战败的奥匈帝国的代表。

  虽然民族自决是欧洲和平的重要,但捷克人以历史原则否定了波希米亚德意志人的民族自决要求,把300万德意志人留在捷克民族国家里,又以民族自决的原则把奥地利领土上的捷克斯洛伐克人聚居区纳入自己的版图,又依靠现实来否定历史原则,把跟捷克人在历史上几乎没有什么关系的斯洛伐克地区纳入自己的版图,否认斯洛伐克在几百年间和匈牙利是一个国家的事实。此外,捷克斯洛伐克把普鲁士属西里西亚的胡尔钦占为己有,强占了和波兰有争议的切申。

  捷克斯洛伐克进一步还提出夺取乌克兰人占多数的喀尔巴阡鲁塞尼亚以便与盟国罗马尼亚接壤。再得到一条南北隔断奥地利和匈牙利的狭长领土把自己和盟国南斯拉夫连接起来。捷克斯洛伐克所有的这些要求除了最后那根本没有可行性的狭长领土之外,都得到了协约国的支持。这种对毫无的领土要求的支持,导致新生的国家在内部陷入严重的和纷争,在外交上则几乎和所有的邻国交恶。内部和外部国际矛盾结合在一起,造成了无穷无尽的麻烦和争端,最终导致了慕尼黑协定和这个国家的灾难。

  这个以民族国家自居的新国家,总人口1300多万,其中以第一大主体民族自居的捷克人有700万,第一大少数民族的德意志人则有300多万,接近捷克人的一半。与德意志人相比,以第二大主体民族自居的斯洛伐克人却只有200万,排名第二和第三的少数民族,也就是斯洛伐克的匈牙利人和被叫作鲁塞尼亚人的乌克兰人,则分别有75万和50万,除此之外还有8万波兰人。所有这些少数民族都有自己在境外的祖国可以指望。捷克的德意志人聚居在广义的苏台德德意志人地区,他们在地理上接近和奥地利,在上经过了旧帝国时期波希米亚的锻炼,还有成熟的民族主义政党。

  当1929年的经济危机波及捷克的时候,捷克境内的所有少数民族包括斯洛伐克人在内都蠢蠢欲动。1935年当中2/3的捷克德意志人把选票投给了刚刚成立的苏台德德意志人党,捷克斯洛伐克国的最后时刻临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