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密尔顿也不想以第9名赢得世界冠军,但他的第4次夺冠货真价实。毕竟总冠军不是一场比赛决定的——整个赛季都算数,他的获胜场次超过其他所有人,所以他干的很好。

  但如果我们算算积分,你会发现其实是法拉利自己丢掉了冠军,如果法拉利和维特尔能保持上半赛季的势头,不要陷入撞车和故障,汉密尔顿现在肯定不能提前夺冠——应该会一直斗到阿布扎比。

  梅赛德斯在一些赛道有软肋,但在其他一些赛道就像火箭飞船。平均而言,他们是最快的赛车,但考虑到连续稳定性就不如意了。

  然而这就是汉密尔顿出类拔萃的原因,他能找到解决方案带走好成绩。这一点帮助他挣得了4冠王。同时与另一个车队的车手争夺总冠军或许容易一些,你只要表现得比对手强大就好了。当你和队友竞争的时候,两人分享一条研发径,所以一刻你都不能停歇。

  墨西哥大赛上真正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梅赛德斯在车流后的跟车能力不如法拉利。你必须承认汉密尔顿的赛车损坏了扩散器,但本赛季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之前的比赛中,这是梅赛德斯明年必须注意的。

  如果红牛和法拉利赛季开始时就如现在这么强大,那么明年很可能是6辆车的竞争了,所以在跟车情况下的性能可能决定最后胜负。

  在墨西哥,至少排位赛中,当维特尔驾驶赛车时,法拉利是比梅赛德斯更好的赛车。这再次确认了法拉利已经杀回来了。维特尔用36圈的旧轮胎在71圈比赛的69圈怒刷最快圈速。

  这显示倍耐力必须调整轮胎配方了。这已经是最软的轮胎了,事实上,这些轮胎应该在第10圈就该磨光了。

  在排位赛上,马克思-维斯塔潘的红牛才能和维特尔竞争。它们有额外的抓地力,她们的赛车可以利用露肩,这是一个巨大的优势。

  但我并不是说红牛的赛车真的已经比肩法拉利和梅赛德斯了;他们的悬挂似乎就是能更好的吸取骑上肩的冲击,这样车手们可以在冲刺时更加激进,而不是如对手们一样上了肩必须松油门,以免失去后轮抓地力。

  我总是说,这不是运气,但你看看维斯塔潘本赛季的表现也许能证明运气真的存在。

  赛季早些时候他陷入了可靠性问题,但在墨西哥,当其他雷诺赛车接连退赛的时候,他却能拿下自己的第3次胜利。这家伙还有很多好成绩等在前面呢,如果你要赌的话,压他明年赢得总冠军,或许会大攒。

  汉密尔顿以及梅赛德斯认为维特尔故意撞击刘易斯有点愚蠢。为啥他需要在必须获胜才能保留总冠军希望的情况下这么干呢?

  汉密尔顿自己也要负责,他从外线辆已经发生碰撞的赛车,肯定是要冒巨大风险的,但考虑到他总冠军积分榜上的,他冒得起风险。

  我们总是说最高极速与引擎动力之间的关联。在墨西哥的超长直道上我们看看Q2的时候引擎搭载不同底盘时的表现。

  底盘阻力对于任何赛车的极速有影响巨大。决定阻力和下压力之间的平衡,就好像高空走钢丝。

  对于迈凯伦而言,我们听到阿隆索在Q1之后说底盘是最优秀的,当时他第5快,这是支持他论点的成绩,明年使用雷诺引擎后,他们可以以红牛作为参考了。

  墨西哥城是一条挑战性极高的赛道,近千米的海拔高度,意味着空气比往常稀薄,同样的空气动力设置,只能产生75%的空气动力下压力,阻力当然也是75%。这也是为何这里的尾速这么高的原因。

  管海拔如何,汉密尔顿显然做了完美的工作,在一辆诡异的赛车中,对抗强大的法拉利。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